巫溪梦生活

版次:08    作者:来源:    2019年11月09日

□张奎

凝望归期

不忍挥别的送行中,只怪相守时光的余额不足,才让远山远水生出的相思,为蓦然回首的酸涩一瞥,向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诗句,去寻觅为之牵肠挂肚的那轮朗朗明月。

撑起阳光的花伞下,翻飞的裙裾,像天边的羽云,徐徐飘向远外。于是,定格的身影,如秋声里的雁鸿,便把翅膀歇落到一处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。由此,我的心空便当晨曦如梦,暮霞似血。

岁月载不动的愁绪,细数着一个日子与一个日子的轮回,像往来耕波的轻帆,希望下一个航次,就是你的归期。可是,青山两岸澎湃的激情,正绚燃起熊熊的枫叶,芳菲地呼唤,怎奈还不到那个季节。

久长的情感,真的不在乎朝朝暮暮么?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折磨,让凭栏的凝望,消瘦去牵悬的眼眸,于是,衣带渐宽终不悔的誓言,便如杜鹃啼血,向春山倾诉,向长林表白。

爱在前世 缘结今生

我梦见前世突然与你的相遇,如仙山琼阁降临尘嚣的伊人,追身过来的一叶扁舟,泊进我心灵的港湾,我的怀里,由此便有了温馨的记忆。

江月之上,瑶影轻盈飘逸,我的笑靥,勾画出永不平息的涟漪,像延伸远岸的通途,在鲜花烂漫中,我们的脚步,便一路留下芳菲的奇迹。

晨晓还没到来,十里长亭朦胧依稀,你眸子里滚落出来的清泪,蓦地化为两粒明珠,一粒赠我,约定无论何时,珠光相映,就是我们再次相逢的佳期。

梦醒时分,推开窗帘已成来生。垂柳摇曳江堤,踏破铁鞋的寻觅,不知何处是你的身影,哪个渡口才是归期?守候经年岁月,一直不敢老去。

不经意舟车天成,你的味道飘飞而入,回首对目,相映一惊的珠光闪烁,让铭刻的记忆,唤醒毫不陌生的默契,只轻轻牵手,各自明白,我是你的牛郎,你是我的织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