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笨重刻板到轻巧时髦

一家三代的箱子“进化史”

版次:03    作者:来源:    2018年12月06日

桐木箱

皮革箱和塑料拉杆箱

箱子,像一个小家。箱子在哪里,人就在哪里;人去到哪里,箱子就跟去哪里。改革开放40年间,日新月异,我们见证着城市和生活的巨变,而箱子,就像一个亲人,陪我们暑去冬来,一年又一年。生活和消费水平的提高,让箱子从笨重刻板变得轻巧时髦,它装着衣物,也承载着每个专属时代的情感。

名字:桐木箱 年份:1975年 价格:1.2元 产地:家里

“卧室里衣柜上面的两个木箱子,是我工作的那一年做的,有四十几年了。”近日,说起家里的老物件,家住万州乌龙池的刘爷爷和向奶奶打开了话匣子,尘封了多年的回忆漫了出来。

床、衣柜、箱子,是他们那个年代安家的“三大件”,一个家里要有这三样东西,才能称之为一个“合格”的家。

“1975年,我托熟人免费弄了点上好的桐木,请木匠来家里做了这几样东西。”那个时候,作为成品售卖的家具在市场上少之又少,自备材料加工是“流行趋势”。

按照当时的市价,木匠的工钱大概是1.2—1.5元每天,做一个箱子工序简单,刘爷爷的两个箱子共花了2块4毛钱,作为农技员的他,一个月工资也不过26块钱。

厚厚的实木箱子刷上朱红色的油漆,简单朴实、结实耐用,就算是在上面坐一个成年人,也纹丝不动。质量虽然可靠,但笨重也在所难免,这样一口箱子,少说也有十多斤重,除非是搬家,一般来说,它只能被安上锁,放在家中的角落里。

“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箱子,那是个必需品,贵重物品都是锁在里面的。”刘爷爷说,箱子在那时还承担了保险箱的作用。

名字:皮革箱 年份:1990年

价格:90元 产地:万县市

“四川省万县市,星星皮件厂,一马路柑子园18号”,贴在刘爷爷女儿刘燕结婚箱子上的标签,至今仍然清晰可见。

“那时候结婚办打发,这个皮箱是一个叔叔送的,还是在供销社买的,我记得花了90块钱。”刘燕解释,“办打发”也就是添箱、送结婚礼物的意思,在1990年,要买一个价格不菲的时髦皮箱,是特别洋气的事情。

细细端看这口老皮箱,枣红色的皮面上还有黑色的暗纹,白色的粗线在箱边针脚整齐,在提环的两边还有两个固定箱子的皮扣,皮扣旁边是两个银色的自动锁扣,用手往中间轻轻一推,箱子就打开了。

时隔近30年,这口长73厘米、宽41厘米、高21厘米的大皮箱,仍然完好无损,打开它,甚至还能闻到一丝皮质的味道。

“比起木箱子来说,皮箱更美观,还更轻便,就防湿防潮这一点来说,那更是没有可比性的。”也许是因为皮箱是结婚礼物的缘故,刘燕对它格外的喜欢,她说就算是家里再也用不上它,也不会丢掉,因为这口皮箱见证了一个家庭的诞生和成长。

名字:拉杆箱 年份:2012年

价格:450元 产地:国外

“放到现在,之前那些旧箱子已经笨重不实用了,还是新买一个更好。”刘燕家里除了那口老皮箱,还有女儿黄果2012年上大学时在淘宝网上买的进口塑料拉杆箱。

比起老木箱、旧皮箱只能肩扛手提的不便,黄果的拉杆箱方便太多。箱子下面“长”着四个可以360度旋转的轮子,而上面又有折叠伸缩的拉杆,就算是箱子里装再多东西,抽出拉杆拖着走、推着走,十分轻松。

波浪纹的黑色箱体,本来也简单素净,黄果却在上面贴满了时下流行的各种贴画,有人物头像还有品牌商标,“贴画是不干胶,不喜欢了就可以撕掉再换新的,我的箱子有无数个造型。”黄果笑着说。

商店里各种材质、品牌的箱子越来越多,木箱子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皮箱却延伸出了更多种类——真皮、PU皮、人造皮,更轻便的塑胶箱比皮箱更不惧日晒雨淋,轻便耐用。

40年间,箱子从一个家庭的“奢侈品”,变成了普通常见的物件。

记者 黄一栗 文/图